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食蓼虫》谷崎润一郎 1

第一章截到这里就基本交代了三个人的关系,剩下还有一半争取明后天出活ネロ_:

 “你的意思是你可能会去,然后呢?”
 整个早上美佐子都在反复问这个问题,要还是闪烁其词,美佐子发现自己也没法做出决定,早晨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十点左右的时候,美佐子起身去洗了个澡然后梳妆打扮完毕,又坐回了她丈夫身边,反正不管决定去哪儿她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着丈夫回答。要把一份晨报在眼前平展开,还是什么也没说。
 “好吧,洗澡水给你准备好了。”
 “哦。”斯波要懒散地伸展着四肢,躺在几个靠枕上,用手撑着腮帮子的一侧,偏过头来端详美佐子。淡淡的香水味从美佐子身上传来。要小心避免着和她的目光交汇—准确地说应该是在端详她的着装—努力想从中找出什么可以帮他下决定的线索。不幸的是,他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怎么注意过她的穿衣打扮了,他只是大致了解美佐子很注重外表,平时也经常买新衣服,但她买东西时从来不征求他的意见,也不告诉他她买了些什么。现在要看着面前这个打扮光鲜亮丽准备出门的时髦妇人,感觉在看着一个离自己很遥远的飘渺形象。
 “那你想做什么呢?”他问。
 “我无所谓,你去的话,我就和你一起去。如果你不去,我可以去须磨。”
 “你已经和别人约好了?”
 “还没有,明天去也是一样。”
 美佐子生硬地坐着,目光越过要的头顶落在两三英尺远的地方。两人沉默了片刻,美佐子拿出指甲油开始做美甲。
 今天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难题。每次他们遇到不得不决定是否一起出门的情况时,两人都会变得很被动。互相提防着,试图从对方的一举一动里揣摩对方的心思。他们就好像各自托着一个大水盆的一端,都在等着看水会从谁那边溢出去。
  有时一整天过去了他们也拿不出主意来,有时到了最后一刻才想到该怎么做。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不一样,要有预感他们最后会结伴同行。今天是去大阪市区,只需要一个小时车程——不会像平时两人独处那样令人紧张。想到这里要把态度变得积极了一些,使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的不情愿。要隐约感觉美佐子也是这么想的。她已经说了她今天不必去须磨,可是比起陪她父亲在木偶剧院忍受无聊的折磨,显然她会更想去须磨和阿曾约会——美佐子的想法总是让他琢磨不透。
  昨天美佐子的父亲打来电话,问他们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看戏。当时美佐子出门了,要过于轻率地回答了他们“可能会去”。事实上他也不太会拒绝。“下次您要去剧院时告诉我一声。”有一次他带有几分虚伪地对老人家讨好地说,“我还没怎么去过那里。”显然他也说到做到了。而且,除了去看戏他和美佐子的父亲就真的找不到什么机会一起轻松地聊天了。老人现在已经快六十了,退休后就在京都过着守旧的生活。虽然老人各方面的品味和要完全不同,而且要很受不了老人时常表现出来的对艺术的鉴赏力,他还是从老人的生活方式中发觉一些吸引他的地方。他们可能很快就不再是岳父和女婿的关系了,这个想法让要感到很遗憾——甚至可以讽刺地说,和他妻子离婚还不及和他岳父分别让要感到伤感——不过平时这个想法还不至于成为要的烦恼,他只是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尽一下自己作为儿女的职责。

评论

热度(20)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