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食蓼虫》谷崎润一郎 8

ネロ_我喜欢原随云:

   美佐子也不知道弁天剧院在哪儿,下了车之后只好跟在要的后面走。他们先去了专门接待来看戏客人的茶室,进了茶室,由一个穿着和服的女服务生给他们带路。随着与父亲会面——以要妻子的身份——的时间来临,美佐子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她在脑海中描绘着父亲深陷在坐垫里,目光寸步不离舞台,一手把一只清酒酒杯举到唇边的样子,而坐在他身边的是他的情妇,阿久。美佐子面对父亲只是感到紧张拘谨,但对阿久她是彻底的厌恶。阿久的年龄比美佐子还小一些,是那种典型的温文尔雅的京都女性。与人交流的时候,不管别人对她说什么,她都作出一副亲切和蔼的样子回复,言语也拿捏得体。有东京女性活泼性情的美佐子,尤其看不惯她这种不温不火的性格,但这还是次要的,最让美佐子无法接受的,是看到她陪伴在自己年老父亲身边的样子。这让她父亲在她眼里看着不像父亲而更像一个令人憎恶的老色鬼。


   “我看完一场戏就走,”他们踏进大门的时候美佐子嘟囔了一句。像是要从气势上压倒美佐子的反抗情绪,她话音刚落,剧院里便传来低沉、古典的三味线的弦声,回音响彻大厅。

评论

热度(11)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