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食蓼虫》谷崎润一郎 8

ネロ_我喜欢原随云:

    到了大阪站,要从书里撕下一张票,美佐子的票则由她自己保管。踏入站台的时候,两人之间不谋而合地一直保持着两三步的距离,精确到像计算过一样。要先坐进了出租车,美佐子随后。进了出租车,终于只剩下要和美佐子两个人,以夫妻的身份独处。但是如果这时候谁能透过玻璃观察他们,就会看到他们两人,像投射在白纸上的影子,额头对着额头,鼻子对着鼻子,下颌对着下颌,僵硬地相对而坐,只有身体随着出租车的行驶微微摇晃。


   “这放的是什么音乐?”美佐子突然问道。
   “殉情,”他回答,“大概是吧,我也记不清了。”
   像是向这漫长尴尬的沉默作出一个让步,两人开始对正在放的这段音乐发表各自的评论。他们在说话的时候还是直直地盯视前方,只有眼角的余光能瞄到一点对方鼻子的轮廓。
---
这段很短,我想在下一篇blog放一张油画作配图, 格兰特伍德的《美国的哥特式》,是我翻译这段的时候脑内出现的画面。

评论

热度(10)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