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食蓼虫》谷崎润一郎 6

ネロ_:

翻译:Nero
---
  难道这就是新时代开放自由婚姻的样子?他没法认同。他自觉自己在婚姻中没有做任何亏心事,就算有一天要在这个问题上为自己辩护,他也对得起良心。但他不想这样,他不想陷入任何为难的境地,他只想过一个闲适安静,不引人注意的传统生活——像他父辈那样,成为社会边缘人群的一员。 他并不害怕他亲戚来管闲事,但是他妻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万一流言蜚语传开了的话,她的父亲——即使他可能没那么狭隘——觉得他是为了不受公众舆论的影响才和她分开了呢?“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不需要家里人管我自己也能处理得很好。”美佐子是这么说的。可是她的情况太特殊了。阿曾也有自己的家室,美佐子明白就算她好不容易摆脱了要,也不能立刻投入阿曾的怀抱,除非她想名誉扫地。那浩呢?他将来会变成他母亲的拖油瓶吗?如果他们离婚能成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那么一切就好办了。但是现在的上上策就是维持婚姻的表象。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他们逐渐的缩小自己的社交圈子。需要和他人打交道的时候他们就穿起自己的伪装,扮演各自的角色,每当这种时候要的心里都惶恐不安。
  美佐子大概也厌倦这种伪装了。她总是表现得犹犹豫豫很不情愿。遇到需要和朋友保持必要来往或者各种繁文缛节的场合,她就仿若置身事外,把责任都推到要身上。她好像并不介意和要扮演什么貌合神离的夫妻,但逾越妻子这个角色的事情她绝对一件也不会去做。这不仅是因为她讨厌说谎,更是因为她还有阿曾要考虑。他理解现在的情况也默默接受了,但他还是希望美佐子能尽可能地少在公共场合露面。如果他听说美佐子和要一起去了位于大阪繁华市中心的戏院,而且不是因为什么重要的原因,他会怎么想?不论要是没察觉到这点还是察觉到了却不知道这件事有什么可烦恼的,美佐子都没耐心和他讲清楚自己到底在烦恼什么。诚然,要没必要去讨好美佐子的父亲。但是要想到他和老人家之间也许以后就不再是亲戚了。可是,既然马上就不再是父子了,在最后的时间里表现得冷淡些不是更好吗?虚情假意的孝顺行为只会让老人家在听到离婚的消息后更加难过。
---
终于把漫长的铺垫翻完了(没有终于
到这里人物之间的关系基本理清了吧,下次开始要接着推进剧情了,激动(激动也没人看
从明天起恢复日更,不摸鱼了


还有一个半月我就要17了,真咸啊

评论

热度(9)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