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食蓼虫》谷崎润一郎 4

ネロ_:

 翻译:@ネロ_ 
---
 要站起来系腰带时低头看向美佐子的后颈。她正在膝头铺开一件黑色羽织,跪着给要系羽织扣。羽织扣放在她白皙的双手上,宛如画上去的一道刺目的黑线。当她把羽织扣起来时,她光滑的指甲盖偶尔碰到一起,发出细微的咔嗒声。或许美佐子也有过类似的体验,深知要现在处在自己的立场上抱有何种感情。正因如此,像是为了不陷入同样的多愁善感之中,她只是一丝不苟,漠然地扮演自己作为妻子的角色。恰恰这点,让要敢于去直视她了。没有了和美佐子对视的恐惧,取而代之,一种淡淡的伤感在要的内心升起。他看着她背部勾勒出的曲线,看向她藏进和服阴影里的圆润的肩膀,接着往下看,和服到了裙裾那里被分开到两侧,足袋上面露出了一英寸左右的一双脚踝,按照东京的习惯搽了白粉,显得纤细又脆弱。要偷偷瞥向她裸露出来的皮肤,看上去细嫩年轻得像十几岁的少女。如果这是别的什么人的妻子,他可能还会感到它的魅力。即使是现在,偶尔入夜后他也会有想把她拉进怀里的欲望,就像新婚那几天一样。可是最近他发现自从最开始几天过去之后,他对她已经基本丧失了兴趣。就连她身上要感受到的唯一一点吸引力也可能只是因为她现在这种与寡妇无异的状态——这个想法闯进脑海让要心里凉了半截。
 “而且今天天气多好啊。”她把羽织扣好之后绕到要面前帮他穿上。“这么好的天去剧院简直是浪费。”
 要感觉到她的手擦过自己的脖颈两三次,但她的触摸就像个理发师对客人一样冰冷没有感情。
 “你不用给阿曾打个电话吗?”要觉得她大概不是只想表达对好天气的惋惜。
 “不......”
 “还是打一个吧。”
 “完全没必要。”
 “他会等你的吧?”
 美佐子犹豫了一下。“我想会吧……我们几点回来?”
 “如果我们现在就出发然后待上一两场戏的时间,回来的时候就五六点了。”
 “我想那时候再去须磨就太晚了。”
 “可能也不会太晚,但我们不知道你父亲的安排。如果他还想要请我们共进晚餐我们也不太好拒绝……总之,你大概要等到明天了。”
 他话音刚落,一个女仆走进来报告须磨有人打电话给美佐子。

评论

热度(11)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