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食蓼虫》谷崎润一郎 2

ネロ_:

 翻译:@ネロ_ 
---
 尽管如此,他还是应该和美佐子商量一下。以往他总是很小心地考虑美佐子的意愿,昨天晚上她说她要“去神户买点东西”。当要和美佐子的父亲说话的时候,他忍不住开始想象美佐子和阿曾手挽着手漫步在须磨海滩的场景。同时他想着美佐子今天去和阿曾约会的话,明天是不是就不用再去见他了。但这样猜疑也许对美佐子是不公平的,她从来不对要隐瞒什么。美佐子讨厌撒谎,也没有必要去这么做。既然她说了要去购物,可能就真的是有东西要买。不过,与其直截了当地和要讲她要去见阿曾,还不如说得委婉些,美佐子肯定知道这点。也可能要根本不在意她到底是去做什么。不管怎样,佐美子不会因为他接受了邀请就责备他的,这点他可以确定——但他烦恼的是,就算她前一天晚上已经见过阿僧了,第二天她还是会去想见他的。
 要洗完澡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美佐子依然一边呆看着墙面一边机械地打磨自己的指甲。
 “你想去看戏?”她开口问道。
 说这话时她也没有看向要,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走廊。要正拿着手镜整理自己的发型,一件浴衣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美佐子说话的时候,她把左手举到眼前端详上面磨得尖锐闪亮的指甲。
 “也不是特别想......只是我先答应他了。”
 “什么时候啊?”
 “什么时候的事,我想想……他当时看木偶戏正在兴头上,我也不好坏了他的兴致,就点头答应了。”
 这样简单听完事情来由后,美佐子开心地笑了。“其实你根本不用这么做,毕竟你从来没对爸这么友好过嘛。”
 “总之,我想我们还是去那儿待几分钟比较好。”
 “文乐木偶剧院在哪儿?”
 “不在文乐,文乐那个已经烧毁了,这次在市区一个叫弁天的地方。”
 “什么?意思是我们要坐在地上吗?我绝对不能接受,我的膝盖会很疼的。”
 “这没办法,那是你父亲这类人爱去的那种地方。他已经过了我这个阶段,喜欢些老男人喜欢的东西了。我之前在哪儿读到过,一个男人如果年轻时候迷恋女色,年老后多半会开始沉迷一些古董收藏和戏院之类的,这么说吧,琴棋书画取代了原来性生活的位置。”
 “我父亲可没有完全放弃性生活,他还有小春呢。”
 “她也算他古董收藏中的藏品之一了,简直像个陈旧的人偶。”
 “如果我们也去她肯定会感觉很窘吧。”
 “那就让她忍上一两个小时吧。把这当成尽孝心就好。”要开始感到美佐子不想去是有些什么很特别的理由。
---
小春是美佐子父亲的情人,就是那种脸惨白面带病容像日本人偶一样的古典美女性....想象一下估计和细雪里的雪子长得差不多吧
楚留香ios野渡横舟有人找我玩吗(...

评论

热度(16)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