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荷乌冬小号

别关注这个号了

书摘 安部公房

小狐狸乌冬:

他在铁锹上坐下了,开始点烟。划到第三根柴,总算点着了。像一点墨水滴进水里似的,积淀下来的疲劳,一圈圈播撒开去,成了水母,成了带长彩条的绣球,成了原子核模型图。猫头鹰发现了田鼠,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招呼着同伴。不安的狗,吐出胃肠般地狂吠着。高高的夜空上,速度不一的风声相互摩擦,不停地鸣叫着。沙子像薄皮,被“风之刀”一层一层剥起,在大地上流动着。他擦去汗水,擤掉鼻涕,掸落头上的沙子。脚下的风纹,像忽然停止翻滚的浪头。

评论

热度(11)

  1. 稻荷乌冬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